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醴陵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伙同村干部以拆违代替拆迁,强拆房屋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0-07-23

关于醴陵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伙同村干部暴力违法强拆钟桃英房屋的实名举报

尊敬的上级领导:

我是钟桃英,女,62,湖南醴陵市来龙门办事处珊田村学堂组人,联系电话:150****0953。老公因病身体不好,有三个女儿。

2020年6月30日,醴陵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下称“醴陵城管局)采取暴力手段,擅自将本人约590平方米的房屋及钢棚违法强迫拆除。房屋被拆前,醴陵城管局和村委会领导不断到本人家里威胁、报复本人和我的亲人,他们横蛮不讲理、甚至是黑色恐吓,给本人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后遗症。现我的房屋没了,全家收入来源也就让,特此发帖检举。

主要经过:

2009年,为反对醴陵重点工程醴陵大道建设,本人大力配合政府征税,征迁老宅(260多平方米)和猪场(加杂屋有200平方米)。但只安置给我99平方米的宅基地。我有三个女,按政策应安置两个宅基地。村书记钟宏说移往区宅基地紧张,口头答应由我在自己家的旱地上建一栋两层楼房。得到村书记的承诺后,我才同意征拆协议签字。我指出只要村书记答允了,辟房子就没有事了。在安置区里,我们村村书记钟宏,村长张文军显然就没房屋被征收也有宅基地,而且还另外把安置房出卖给了外来户(请求上级领导督查督办珊田村书记钟宏,村长张文军的违法行为)。

本人被拆迁的房屋在2009年6月开建,2009年9月竣工。占地面积约3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20平方米。由于本人的三个女及女婿(其中有入伍残疾军人)都没工作,为了存活,2016年就在这里开了个农家餐馆《战友之家私房菜》,搭起了钢结构房屋170平方米。餐馆开业时我们去办营业执照,工商局不办理,说原因是村委会在后面写着该房屋在征地范围内。

2018年1月村上干部开始到我家谈征税,说道要拆毁过渡房。第一次口头算数征税款为40万。过了一段时间村委会和其他部门又送来一张约80万的价格单【有录音,视频为证】。2018年,村上征收旱地几十亩(还包括我们家被拆卸的房屋在内,我家没签字,也没拿钱)。后村副书记肖美华来我家说加50万,最后一次是2020年6月21日村书记钟宏来我家说在130万的基础上再加20万,最后拍板150万(有视频为证)。但没出示任何征收批文和补偿安置协议,并且威胁说,如果不听得就会强制拆除,拆毁后一分钱也没有,典型的村霸强买强卖。

2020年6月22日,醴陵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下达《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之后就陆续有人来我家恐吓,我于6月23日被迫离开家。6月29日晚上接到报复电话说道早上7点钟来拆房子,有几百个人,如果制止就会被抓一起,打一顿。6月30日上午7点多很多人破门而入,擅自暴力拆毁了我家的房子(有视频为证),距离《决定书》做出仅只有8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醴陵城管局拆除本人房屋显著是暴力违法,老百姓的权利被践踏,并受到来自政府行政机关和村委会黑恶势力一般的报复,这还是共产党员的作风吗?他们一再威胁本人及家人,强迫把本人及家人赖以生存的家强制拆除,与黑恶势力的行径如出一辙。

现在我们没了收入来源,基本的生存都无法得到确保。醴陵城局和村委会目无王法,改置老百姓的存活不顾,本人情举报,请求主持公道,给无端受到霸凌的老百姓一个众说纷纭!

报告人:钟桃英张雨张日张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