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法律常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正文

最高法重磅发声: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0-09-15

  来源 |央视新闻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害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删除。

  2018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演唱法庭就许某某诉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强拆违法、行政赔偿金一案在江苏省南京市公开发表开庭审理并当庭做出判决,确认区政府将合法房屋作为违建必要拆迁的不道德违法,并责令其依据实际赔偿时点的周边类似于房地产市场价格,严格依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与补偿条例》所规定的补偿标准、方式等内容对许某某给予行政赔偿。

  此案具有根本性的判例价值,其核心意义在于两点:其一,政府违法强拆,必须分担行政赔偿金的法律责任,而不得以补偿程序回避赔偿责任;其二,赔偿必须需要充份确保被征税人本应依《条例》享有的补偿权益,要确保被征税人的补偿权益以赔偿金形式得以实施。

  央视网消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问题备受社会关注,行政强拆也颇受诟病。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公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与补偿条例》,该条例第27条明确,实施房屋征税应该先补偿、后迁往。但随着我国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拆迁引起的纠纷日益增多。

  日前刚刚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演唱法庭开庭审理了一起政府强迫征地引起的行政申诉案件,这起案件当庭宣判,判决政府行政强拆违法,赔偿申请人合理损失。

  申请人许水云是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的居民,2014年8月31日,婺城区政府公布旧城改造房屋征收公告,许水云家的两个门面房被划入征收范围。2014年10月26日,婺城区政府发布了房屋征税要求。但该房屋于婺城区政府做出征收决定前的2014年9月26日即被拆除。

  

  申请人许水云:“他说道先拆除,再补偿,我就是不同意,我说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不同意就来拆迁了。”补偿未谈妥即被拆迁向法院申请人赔偿金。

  

  

  

  许水云的两套房由于历史原因,没办理房产证,而且由住宅改为门面房进行了租赁,在拆迁补偿问题上,双方产生了分歧,婺城区政府指出应当按照住宅展开补偿,而许水云一方指出应当按照经营性用房进行补偿。

  

  被申请人的代理人:“虽经答辩人多次上门工作,但申请人一直坚决按营业房来补偿,营业房要有非常严格的确认标准,正如答辩人前面所言,对于向警方房,在历史上是不给补偿的,我们现在也是结合实际情况,无证房可以参考有证房展开补偿,但不能转变用途,不能以营业房展开补偿。”

  

  双方没有谈妥补偿的问题前,许水云的房子即被擅自拆毁。许水云向法院驳回行政诉讼,请求证实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明确提出包括房屋、投产停业损失、物品损失在内的三项行政赔偿催促。

  再审确认行政拆迁违法须赔偿

  案件经金华市中院和浙江高院两审判决,均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许水云房屋的行政不道德违法,但对于许水云明确提出的依据国家赔偿程序,解决问题涉嫌房屋被违法拆除的催促均未予反对,许水云上告,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合议庭。2018年1月25日,这起案件在最高人民法院法院第三巡回法庭进行再审,并当庭宣判。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指出,许水云房屋虽然未取得房屋所有权证,但涉嫌房屋确系在1990年4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施行前修建的历史老房,应当确认为合法建筑。许水云通过继承和购买成为房屋所有权人,其对涉嫌房屋拥有所有权。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审判长耿宝建:“对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毁被征税人房屋,侵犯房屋所有权人产权的,应当依法责令行政机关分担全面赔偿责任,无法让产权人因侵权所得到的赔偿高于依法征税所应获得的补偿,以充分发挥司法的评价功能,引导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赔偿金不应依据现在市场评估价为基准

  

  

  最低法认定,一审判决责令婺城区政府参照《征收补偿方案》对许水云展开赔偿,没能考虑到作出赔偿要求时点的类似于房地产市场价格已经比《征税补偿方案》确认的补偿时点的类似于房地产的市场价格有了较小上涨,参考《征收补偿方案》对许水云展开赔偿金,无法让许水云赔偿金房屋的诉讼请求获得反对;二审裁决指出应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解决问题本案赔偿问题,未能考虑到案牵涉房屋并非依法定程序展开的征收和强迫迁往,而是违法实行的强制拆除,婺城区政府应当承担赔偿金责任。因此,一审判决第二项与二审裁决第二项、第三项均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予以缺失。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审判长耿宝建:“对许水云房屋损失的赔偿,不能再依据公告之日的被征税房屋的市场价格,即,无法按照2014年10月26日被拆毁房屋的市场价格为基准确定,而应按照不利于保障许水云房屋产权获得全面赔偿的原则,以婺城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后做出赔偿决定时点的同类房屋的市场评估价作为基准。同时,许水云因正常征收补偿依法和依据当地征税补偿政策应该得到也需要得到的补偿利益,归属于其所不受必要损失范围,也应由婺城区政府参照补偿方案不予赔偿。”

  最高法院在裁决中认为,如果许水云提供的纳税证明以及营业执照等,能够证明案涉房屋合乎《浙江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与补偿条例》以及《金华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行意见》所确定的经营用房确认条件,则婺城区政府应当按经营性用房来展开补偿。

  违法拆迁无法仅“补偿”还须要赔偿

  最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认定婺城区政府行政拆迁违法,并承担赔偿责任。那么这起案件作为最低法的典型案例被发售,究竟有何典型意义,行政机关未经征税决定施行的强拆不道德,又需要承担何种违法后果?

  施工方等民事主体无强拆的权力

  耿宝建回应,国家认同并保障房屋所有权人依法取得的房屋产权。任何单位或个人,违法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的组织合法取得的房屋产权,将依法分担刑事责任、民事责任或者行政赔偿金责任。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税与补偿条例》的规定,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过程中,有且仅有市、县级人民政府及其确定的房屋征税部门才具备依法强制拆毁合法建筑的职权,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等民事主体并无实施强迫拆毁他人合法房屋的权力。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演唱法庭耿宝建:“传统的观点认为说道征税国有土地的房屋过程当中,我要是拆卸了老百姓的房子,你可以按补偿程序回头,按照征税要求,给你补偿,这就导致一个什么后果?违法没责任。所有的或者说绝大部分的行政机关,一看见这样的话,他就宁愿不回头法律规定的程序,我就一夜之间,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通过民事主体,基层群众自治的组织,什么建设公司、研发单位,就把房子给扒了,拆除了,把老百姓给去找了,这个过程当中,根据我们传统的观点来说还是给补偿,还是按照以前的标准,这样不利于遏止行政机关的违法行政不道德。”

  耿宝建讲解,行政机关是进行房屋征税的权利主体,当然应承担违法责任,此案最终裁决区政府对被拆迁人展开赔偿金,实际上是获释了一个明确的信号。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演唱法庭耿宝建:“最高法院在这个案子当中就很具体,就是要赔偿,不能够让他再返回补偿的这个老路上去,造成当事人一个是补偿不做到,而且,他不信任政府,不信任法律。为什么?就是合法违法都一样,这个后果非常的相当严重,这个案子其实收到一个非常清楚的信号,你就必须严格的按照法律程序,如果你违法,你就必须要承担有利的后果,这个案子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法院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裁判。”

  【社论】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这本是一起普通的违法拆迁案件,但经过最高人民法院的讯问之后,成了维护产权的标杆性事件。

  2014年9月,公布征税要求之前,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政府就对市民许水云的房子进行了强拆。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所谓“误将拆”,许水云极力不要政府事后的“补偿”,而是像《秋菊打官司》里的主角那样讨伐一个说法,要求当地政府按《国家赔偿法》规定对“行政违法”进行国家赔偿。之前,在浙江当地的一审、二审中,法院仅仅裁决政府不应补偿,并没确认行政违法。

  1月25日,最低法第三巡回演唱法庭合议庭了这起案件,并当庭宣判:证实行政机关强拆行为违法,责令政府展开行政赔偿金。

  主审法官耿宝建把话说得很明白:如果违法强拆与依法强迫迁往最终结果一个样,“这样所有‘理性’的行政机关,都有可能选择违法拆迁”;如果法院不加以纠正,老百姓会实在“政府能违法,为什么我不能违法”。所以,此案同时还明确违法强拆应当坚持全面赔偿金原则,倒逼政府依法行政,反映国家维护产权原则。

  这次态度明确的裁决,亮出了中国最高审判机关以司法维护公民产权、坚决缺失行政违法的决意。

  在之前形形色色的拆迁中,“误将拆卸”、“外出买菜时家被强拆”等等手段,个别地方政府屡试不爽,关键问题是没有强力的司法缺失措施。特别是像许水云这样的没有获得产权证书的合法建筑,哪怕遭遇行政违法拆迁,当事人的诉请也很难获得司法机关的反对。这造成个别地方政府有恃无恐、公权屡屡出笼伤人,也使公民的产权处于不安全的状态中。

  这次最低法第三巡回法庭的判决无疑竖立了一个司法标杆,给公众吃了一颗定心丸,也是对暴力拆迁摔了刹车。

  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对政府行政行为进行独立的司法审查,才能彰显司法公信,也才能解决问题“信访不信法”的老问题。在是非面前,法院必须欲真相、说公道话,对于“误将拆卸”之类借口无法和稀泥,政府行政违法就是违法,无法玩暧昧。

  这次的标杆性审判,也可看做近几年中国大刀阔斧的司法改革获得的成就。人民法院省以下人财物直管、巡回法庭制度、领导干部介入司法活动记录、通报制度这些司法改革的“软措施”在起起到,确保了审判权不被地方利益掣肘。

  希望这次最低法的再审裁决,能够起到立木起信的起到,从司法层面明确违法拆迁的法律责任,倒逼政府依法行政,除去暴力强拆的社会毒瘤。

  本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求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