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律师介绍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介绍 > 正文

辽宁高院案例:动迁补偿款非不动产纠纷,不适用20年起诉期限规定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0-09-15

原标题:辽宁高院案例:动迁补偿款非不动产纠纷,不限于20年起诉期限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1990年10月1日起实施)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的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做出具体行政不道德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续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行政机关做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的组织诉权或者控告期限的,控告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告诉或者应该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出来,但从知道或者应当告诉明确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久不得多达2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2017年修正)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必要向人民法院驳回诉讼的,应该自知道或者应该知道作出行政不道德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不道德做出之日起多达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未予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说明》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做出行政不道德时,未告诉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的组织控告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该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出来,但从告诉或者应该告诉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久不得超过一年。”

北京京康律师事务所史主任、西北政法大学物权与土地研究所联席所长史西宁律师警告各位朋友,主张的拆迁补偿款,并不是不动产纠纷,不适用20年的起诉期限的规定 。

以案众说纷纭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以定 书

(2020)辽行终711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滕某。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大连金普新区管理委员会。

滕某诉大连金普新区管理委员会缴纳拆迁补偿款一案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滕某系原金州区大李家镇天乐大酒店的法定代表人。2007年5月11日,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土资源和房屋局公布大开国土动通[2007]9号《拆迁通告》,征地范围包括原告的企业。经评估,滕某于2008年6月及11月领取了补偿款534,803.50元。滕某指出当时的补偿有遗漏,故驳回本案诉讼。

一审法院指出,滕某提起诉讼不应满足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在法律规定的控告期限内主张权利。本案中,滕某主张金普新区管委会应向其缴纳拆迁补偿款,实质是指出2008年时的补偿有漏项,对2008年的补偿行为上告而提起的诉讼。根据改动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的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该在告诉作出具体行政不道德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续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控告期限的,控告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的组织告诉或者应该知道诉权或者控告期限之日起计算出来,但从告诉或者应该告诉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久不得多达2年。案牵涉补偿不道德做出的时间为2008年,行政机关未告诉诉权和起诉期限,适用上述规定的2年起诉期限。现滕某于2019年驳回本案诉讼,已过起诉期限。滕某所主张的信访等行为不包含控告期限扣除或缩短的法定事由,故对其未超过控告期限的主张本院不予接纳。综上,滕某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提起行政诉讼的控告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决:驳回原告滕某的起诉。

滕某裁决称,一审法院裁决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以撤消,理由如下:首先,本案是滕某拒绝金普新区管委会缴纳动迀补偿款纠纷,金普新区管委会在未与滕某达成协议拆迁协议的情况下,擅自将滕某的房屋及其他附属设施拆除,但金普新区管委会只给予滕某部分补偿,未给与全部补偿的不道德属于未依职权履行法定职责,归属于行政不作为。我国行政诉讼法对行政机关未依职权遵守法定职责的行为的控告期限没有规定。从行政法法理来看,行政机关的职责应该遵守,由此可见,行政相对人提起拒绝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诉讼不应受控告期限的容许。其次,本案牵涉到不动产,应适用行政诉讼法规定的20年控告期限。自2008年起至滕某驳回本次诉讼没有多达20年。催促:撤消(2019)辽02行初111号行政裁定,裁定本案由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金普新区管委会博士论文称,一、金普新区管委会没强迫拆除滕某房屋和涉及设施。滕某是自行拆除的房屋和涉及设施。二、本案适用两年的控告期限符合法律规定。金普新区管委会已委托大李家街道于2008年与滕某就案涉补偿事宜达成协议一致意见,滕某于2008年6月和11月发给了全部补偿款534,803.50元。金普新区管委会对滕某已经补偿完毕。滕某主张金普新区管委会行政不作为与事实相符。三、滕某主张本案不应适用20年的控告期限没有法律依据。本案牵涉到的是动迁补偿纠纷,不是牵涉到不动产纠纷,因此不限于20年的起诉期限。上诉人上诉请求于法无据,应予以驳回,保持原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案牵涉房屋及涉及设施于2008年被拆毁,滕某于2008年分两次发给了补偿款534,803.50元。滕某于2019年4月24日起诉请求判令金普新区管委会支付其动迁补偿金1,084,245.68元,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已超过法定控告期限,对滕某的裁决请求,本院未予反对。滕某关于本案系由不动产纠纷、应当适用20年控告期限的主张,因滕某控告主张的拆迁补偿款,并不是不动产纠纷,故本案不应限于20年的控告期限的规定,对滕某该项裁决主张,本院不予反对。

综上,驳回上诉,保持原裁决。https://www.sohu.com/a/415908630_12071218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