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最高法判例:因违法强拆造成的机械设备损失的认定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0-09-11

当事人虽有证据能够证明确实相关机械设备不存在,并获取了机械设备财产清单,但没能获取证据证明表格所佩物品短少情况,也无证据证明设备的实际价值及直接损失,故当事人应该对其举证不能分担适当的不利后果 (无法仅靠当事人获取的物品损失表格几乎反对当事人主张的机械设备损失) 。行政机关在实施强迫拆毁过程中相当严重违背法定程序,未对厂房内物品公证并登记,也未与相对人办理物品过渡手续,对在强迫征地过程中造成的损失也应分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沃达丰公司申请再审称之为:1.鹤城区执法局作为事业单位既没有法定职权,也没有法律法规的许可,其作出怀鹤执罚决杨村字(2012)第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下全称17号行政处罚决定),责令沃达丰公司于3日内自行拆毁房屋,于法无据。2.涉嫌建筑是惠农、兴农工程,用地系直接辅助农产品的设施用地,应按农用地管理,根本需要办理建设用地许可证,二审法院认定涉嫌建筑是违法建筑,显著错误。3.二审法院确认沃达丰公司未递交证据证明表格所列物品短少情况,也无证据证明设备的实际价值及直接损失,并由沃达丰公司分担举证无法的法律后果,系由举证责任分配错误。故催促撤销一、二审裁决,依法改判支持沃达丰公司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被诉17号行政处罚决定是否合法;(二)沃达丰公司的赔偿催促是否应予支持。

(一)关于被诉17号行政处罚要求否合法的问题。根据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涉案建筑于2006年竣工,沃达丰公司未按当时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2008年1月1日废止)的规定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申请,在2008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实行后仍未补办涉及申请,其不道德不符合法律规定,鹤城区执法局依法作出被诉17号行政处罚决定,并无不当。沃达丰公司主张怀化市规划局鹤城分局开具的规划鉴定意见函是相关机关的内部函,不具有对外行政效力,不能作为确认涉嫌建筑为违法建筑的依据。对于该主张,本院认为,规划部门应城市管理部门拒绝所不作规划检验意见的函件,系涉及部门之间的内部不道德,不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系城市管理部门执法的参考依据,否采信该规划鉴定意见,最终由城市管理部门自行决定,故沃达丰公司的该项主张依法无法正式成立。

(二)关于沃达丰公司的赔偿催促否应予支持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的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该条规定之违法行为侵害财产权益的,受害人有获得赔偿金的权利。本案中,因案涉强迫拆除不道德被证实违法,沃达丰公司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沃达丰公司提起的行政赔偿金请求还包括机械设备损失和涉嫌建筑损失两部分。关于机械设备损失的赔偿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赔偿金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所托主张,应当提供适当的证据不予证明;原告在行政赔偿金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有权获取未予赔偿或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根据上述规定,沃达丰公司应当就案涉强制拆除不道德侵害导致的损失分担举证责任。根据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案中沃达丰公司虽有证据能够证明确实涉及机械设备存在,并获取了机械设备财产表格,但没能获取证据证明表格所佩物品短少情况,也无证据证明设备的实际价值及必要损失,故沃达丰公司应当对其举证不能分担适当的有利后果。鹤城区执法局、鹤城区政府在实行强迫拆毁过程中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未对厂房内物品公证并登记,也未与沃达丰公司办理物品交接申请,对在强迫拆迁过程中导致的损失也应分担适当的过错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双方的举证情况,融合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判决鹤城区执法局、鹤城区政府共同赔偿金沃达丰公司机械设备损失40万元,二审裁决予以维持,并无不当。关于涉嫌建筑损失的赔偿金问题。根据湖南省怀化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安部门怀化城市规划区违法建筑的实行意见》怀政发(2009)4号文件第四款第二、三项规定:经市规划局鉴定,属于须要拆毁的违法建筑,由相应执法单位按照市规划局的意见在规定的时间内予以拆毁;经市规划局检验为需拆除的违法建筑,在适当执法人员单位限定的自行拆除时间内自行拆毁的,归属于2007年7月1日以前建设的,按砖木(含木)50元每平方米、砖混100元每平方米、框架2O0元每平方米给与自拆补助。本案中,因涉案建筑属于违法建筑,鹤城区执法局在实施强制拆除前先后作出了行政处罚权利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强制拆除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并依法进行了递送。而沃达丰公司未在强制拆毁通报限定的时间内自行拆除涉嫌违法建筑,因而丧失了按照上述规定获得自拆补助金的机会。故其拒绝鹤城区政府、鹤城区执法局赔偿金其涉案建筑损失的催促,一、二审法院未予反对,亦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