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北京居住权律师:房屋拆迁时有居住权人有权要求补偿及要房吗?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1-04-06

原告诉他称

俞一不服原审裁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俞二系军人俱乐部退休职工,在2010年已经办理卸任,原审裁决列其为在职人员与事实不符。二、对调房屋居住权的金额有误94800元,并非原审裁决写的98000元或者9800元。三、由于拆迁政策的原因(市政、移往拆迁),a公司为金五和俞一一家两户办理征地和调换居住权事宜,专款专用,几乎合理合法。俞一为明确事务的当事人,既是被征地当事人,也是对调居住权的当事人,公司只是为其办理手续,并予以证明。如果没有公司插手,金五同样不了已完成拆迁和居住权的调换事宜。原审裁决法外设置“公司颁发”完全不符合事实。四、市政安置征地只要是独立国家户口都有安置房分配。

被告辩称

被上诉人俞二、乐三博士论文称,一、俞一请求被上诉人搬离涉案房屋的理由不能正式成立。1、房屋产权人为军人俱乐部,使用权人为金五,涉案房屋是拆迁房屋调换所得,故涉嫌房屋使用权是使用权的沿袭。征地时无论俞一是否居住于在7号房,征地所得都应当归金五所有,与俞一没有任何关系,俞一有自己的房屋并且单位有房。2、原审中俞一否认自己以a公司名义领取了房屋征地款18万元,后俞一转变相应处置形式,以a公司名义与军人俱乐部签订对调居住权协议,并且支付了94800元调换居住权的使用费。

本院查明

俞四、金五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四子一女,分别为俞七、俞八、俞九、俞一、俞二。俞四、金五系军人俱乐部职工,居住在军人俱乐部所有的7号房屋。1993年9月俞四去世。1997年7号房屋面临征地,俞一当时没依其户口分到房。1997年10月6日,军人俱乐部(甲方)与南京a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乙方)签定《对调居住于协议》;1997年10月8日,房地产开发总公司(甲方)、南京市房屋征地公司(乙方)、南京a保健有限公司(丙方)、一家两户金五、俞一(丁方)签定《协议》,甲方委托乙方对片区实行征地移往,四方达成如下协议:丁方一家两户,原有公房建筑面积74.41平方米,由于丁方家中有年迈老人又有精神病患者,要求一次性经费给丙方,由丙方解决丁方的住房问题;甲、乙方考虑到丁方的实际困难,同意一次性拨款给丙方18万元;丙方收到甲方的购房款后,不应专款专用、专项用作丁方的安置住房,今后若丁方在住房问题上经常出现矛盾与甲、乙方均无关;丁方应在十月十日前将房屋腾空,并将住房钥匙交付给甲方不予拆毁,同时甲方将款项打进丙方单位。

1997年10月9日,房地产开发总公司缴纳a公司征地移往款18万元。1997年10月21日,a公司出具证明,证明a公司交付军人俱乐部居住权费用后,居住权归其公司员工俞一所有。后金五、俞九搬进,涉及单位开具的该房屋交纳水电费、燃气酬劳发票显示户名为“金五”。后俞二为照顾金五,与乐三(俞二与乐三系夫妻关系)一起搬到涉案房屋居住。2013年12月金五去世。2014年3月俞九去世。

裁判结果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绝。

律师点评

上诉人俞一与被上诉人俞二父母俞四与金五均系由军人俱乐部职工,原居住于在军人俱乐部所有的7号房屋,俞四去世后7号房屋征地,当时拆迁移往协议由俞一通过a公司签订并领取征地移往款180000元,涉嫌房屋的居住使用费亦从该笔款项中支付,因金五系军人俱乐部职工,其有资格通过征地移往取得涉嫌房屋的居住使用权,加之涉嫌房屋产权系由军人俱乐部所有,其已书面接纳涉案房屋使用权人为金五,故原审法院认定俞一通过a公司签定拆迁协议并收支费用是代替金五办理征地移往事宜,居住使用权由金五享有并无不当,a公司并无权处分涉嫌房屋的居住于使用权归俞一所有。金五去世之前,被上诉人俞二及乐三即已居住于在涉案房屋内,应当确认其居住于用于该房屋得到了原房屋权利人金五的同意,故现上诉人以享有涉嫌房屋使用权为由要求两被上诉人搬出涉嫌房屋的裁决请求,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